柯达陷入赔偿纷争医疗影像业务卖掉(21世纪经济报道)

2018-10-09 09:53

“这么大的企业,说卖就卖掉了。”8月3日下午,柯达电子(上海)有限公司[下称柯达电子(上海)]的一名员工,看着他为之工作了10年的工厂,心生感慨.


  两天前,柯达宣布分拆其全部数码相机制造所需业务,并出售给伟创力。柯达电子(上海)就在此次出售的范围之内。当天,柯达电子(上海)管理层在食堂召开的员工大会上宣布了该消息,并表示两天后将召开沟通会,同员工进行沟通。 “柯达95%的数码相机是在上海工厂生产的,但是由于IT产品更新速度快,将制造外包出去已经相当普遍。”柯达(中国)股份有限公司公关经理田耕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这也是柯达全球转型中的一部分。”   


赔偿纷争  


“8月25日搬到外高桥保税区5号门,9月1日开始上班。”8月3日下午两点,结束了早班的合同工人们在去车棚的路上聊开了。 而工程师以及生产线上的正式员工们讨论的地点,就不是外高桥保税区了,他们关注的焦点是嘉定,甚至是远在广东的珠海。 “外高桥只是一个过渡,我们大概只能在那里做三个月。伟创力嘉定那边在造厂房,好像正在进行装修。”在柯达的员工们看来,嘉定是他们更有可能去的地方。那样的话,上班的路程远了不少。而更让他们担忧的是,如果工厂产能转移到珠海,那将是他们更不愿意看到的。 资料显示,伟创力在上海有两个运营基地,一个在浦东的外高桥保税区,另一个是在嘉定区的伟创力马陆制造中心。其中,马陆制造中心是伟创力在全球的第五个工业园区,也是它在中国的第二个工业园区。而伟创力的相机生产部门则设在广东珠海,这也是伟创力在中国的更大一笔投资。 “我们有的人还有一年的合同,有的是要到2008年才结束。外高桥那边只是一个临时的仓库。我觉得这是变相把我们裁掉。”一位女员工说。 “工厂的厂房等基础设备我们还是保留的,以后可能给柯达的图文影像集团作为生产车间,所以他们必须搬出去。”田耕解释说。 就在8月3日,柯达电子(上海)召开了两场沟通会,就员工的赔偿问题进行沟通,柯达中国和柯达电子(上海)的一些高层人员均参与了沟通。8月4日下午两点半,柯达电子(上海)又再召开了一场沟通会。 据参与会议的员工透露,在上述沟通会上,双方发生了激烈的争执。“公司通知我们赔偿的标准是N+1。”一位员工认为,按照规定,解除合同应该提前30天通知,而现在公司给出的时间表却是,必须在8月31日前正式解除合同。 员工们提出了两种方案:N+5或者N+1乘以上海市平均工资。“虽然说柯达是世界500强之一,但我们的工资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高。工作了10年的生产线工人现在一个月的工资是1400元。”柯达的一位员工对记者表示,他们要求按照上海市的平均工资(2300元)进行赔偿。  “给员工的赔偿一切都是按照劳动合同法谈的。”田耕表示,此前柯达和伟创力谈判的时候,曾要求伟创力给接收的每个员工都提供工作机会。


医疗影像业务也要处理掉


就在柯达电子(上海)员工为赔偿和前途担忧之际,一墙之隔的柯达医疗影像部门员工也处于焦躁不安中。据了解,柯达在上海的工厂一共有两幢楼,其中之一生产数码相机,另一幢生产医疗影像、扫描仪等设备。 .“医疗影像部门上个月已经开过会,准备卖掉,但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买家。”一位柯达员工告诉记者。 . “我们是三个月前宣布要处理医疗影像部门的。”田耕向记者证实,柯达决定委托高盛为其医疗影像部门寻找买家,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买家,“要么跟人合作,要么出售,总之是要分拆出来”。 . 不过,与其数码相机产能基本上集中在中国不同的是,柯达的医疗影像部门在国内并没有太多员工。柯达此前在广东汕头的生产X光片的工厂已经转移给了乐凯。“柯达跟乐凯合作的时候就把工厂转给了它。”田耕说。  “医疗影像部门的分拆年底之前就会有一个结果。”田耕透露。 


明年年底完成转型  


实际上,同出售数码相机部门一样,出售医疗影像部门也是柯达全球转型计划的一部分。早在2003年,在前任CEO邓凯达的推动下,柯达正式开始转型――即推行从传统影像到数码影像的战略转型。 为了增加自己在数码影像方面的市场份额,柯达在公司的三大战略支柱――民用数码影像集团、医疗集团、胶片影像集团――之外,开始了一系列收购。 2003年,柯达以2.5亿美元收购以色列赛天使集团旗下的数码印刷公司。2005年,柯达花费9.8亿美元并购全球更大的商业印刷公司克里奥。在这些收购的基础上,柯达组建了图文影像集团。 实际上,柯达在宣布转型数码领域时就表示,将在2006年前投入30亿美元进行大规模的收购。目前据称这30亿美元的收购已经完成。 按照柯达方面的预测,在转型的过程中,公司将裁减2.5万名员工,这样一方面可以每年节约18亿美元的开支;另一方面可以将传统业务的规模缩小,向新领域扩张。 2005年6月,在转型的过程中,柯达赢利状况不佳,佩雷斯开始接任柯达的CEO职务。市场分析人士认为,佩雷斯更推崇的两个方向:一是制造外包;二是整体的成像解决方案。 “明年年底就可以完成整个公司的转型。”田耕表示,“2005年,柯达100多年的历史上,数码业务的收入次超过了传统业务。” 就在宣布转让其数码相机工厂的当天,柯达发布了今年第二季度财报。财报显示,公司在第二季度的亏损额达到了2.82美元,几乎是去年同期的两倍。它在去年第二季度的亏损额为1.55亿美元。 据了解,巨额重组成本是导致柯达公司第二季度亏损的更主要的原因之一,期内这部分成本总计达到了2.14亿美元。佩雷斯预计,柯达今年的重组成本总共将达到11.5亿美元。佩雷斯认为,重组完成之后,这部分成本就不存在了,公司届时应该可以扭亏为盈。 柯达今年第二季度的财务报表还显示,尽管期内其在数码业务上的收入达到了18亿美元,但是利润仅有400万美元。